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無授權翻譯] [Jim/B|air] The Sentinel 熱巧克力和貝禮詩

突然想到我曾經翻譯過這篇,去年明明大爆炸趕論文期間竟然還有空翻譯,這篇很可愛但是我一直沒去要授權就是了 (掩面),感謝 @觴又 幫忙校稿

原文網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3671

Hot Chocolate and Baileys    by Daphna
熱巧克力和貝禮詩

作者聲明:Jim和Blair不屬於我,真是不幸。沒有傷害他們,沒有侵權的意思也不涉及任何金錢交易行為。這些飲料也不屬於我,它屬於Nili、Lilach和Eitan,來自"Babbette's Feast"。

 Jim躺在床上,直盯著天花板。已經過了午夜但他還是很清醒。他聽見外頭雨水落下的聲音,並感覺到Blair翻身的動作。他把年輕男人抱緊了一些試著讓他暖和。Blair輕喃著在Jim的胸膛上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

Jim瞪著天花板。

天花板瞪著Jim。

Jim瞪著天花板。

當閃電劃過天際時,Blair的身體被那藍光壟罩。Blair又微微顫抖了起來。Jim試著起身去關窗,但是Blair低聲呻吟著把他拉向自己。Jim讓Blair躺好,然後非常溫柔而緩慢地試著滑出Blair的擁抱。他的動作很慢,盡他所能地不發出任何噪音,雖然他很難真正定義甚麼是噪音,因為能把他吵醒的音量通常對他的愛人起不了相同的作用。

他悄聲關上窗,希望能阻絕外頭的寒冷。然後打算回去睡覺,雖然覺得沒甚麼機會睡著。如果他現在睡不著,那大概整晚都會醒著了。他輕手輕腳地走向樓梯,聽著Blair平緩的呼吸聲,太好了,Blair最不需要的就是被失眠的情人在大半夜吵醒。

他走到樓梯口,然後在走下第一階的時候嘆了口氣。

“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想去那兒?”呢喃聲從床上傳來,Jim低低地咒罵了一聲。

“下樓。怎麼,現在你也是哨兵了?”Jim問道。

“只在跟你有關的事情上是。”Blair微笑著,“你怎麼不睡覺?”

“我不知道。就是睡不著,我有時候會這樣。”

“真的?我可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Blari關心地看著他。

“是啊,嗯,你不需要知道所有關於我的事,對吧,小夥子。“

“我當然要。”Blair咧開嘴笑了起來,那種讓Jim同時想要揍他又想上他的笑。

Blair踢開被子爬起身,無論Jim看到多少次Blair身上除了內褲沒有其他的衣物,他都無法抗拒,他覺得下半身有些騷動。突然,回到床上聽起來又是個好主意了。

“嗯,你要過來嗎?”Blair打斷了Jim的思考。

“來那兒?”Jim問他,但是Blair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他往樓下拖了。

“你就坐在那裡,等著。”Blair一邊說一邊指向沙發。然後他消失在原本住的房間裡。Jim聽見他從堆在那間房裡的東西中翻找著甚麼,那兒放了幾個月以來他們用不著的東西。

“等甚麼?”Jim沒耐心地問道

“我要給你做世界上最知名的特效藥,治療失眠、抑鬱和很多其他類似的症狀。”Blair得意洋洋地從房裡出現,手裡捧著一大塊被尼龍包著的棕色物體,還有一個瓶子。他把罐子放在流理台上,拿出兩個馬克杯,一個小鍋,牛奶還有一點奶油。

“這是甚麼?”Jim問著,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

“沒人告訴過你好奇心會殺死貓嗎?坐在那裡等就是了。”Blair有些惱怒地回應著。

但是Jim沒等很久,當Blair把那個棕色的東西從包裝裡剝出來的時候,Jim聞到絕對錯不了的氣味,高品質的巧克力。

“你從華盛頓州的那兒搞來這麼大一塊巧克力?”

“從比利時來的。我有個朋友住在那兒,每次我吃完的時候他都會給我寄這麼一塊來。”

“哦,真的嗎?為什麼我從來沒看到?”

“因為我很小心地把它們藏起來了。我知道你看到就會把它們都吃光。這可不只是巧克力,這是頂級的比利時巧克力,而我只把他們用在治療的用途上。”Blair的表情簡直嚴肅得像座墳墓似的,Jim則因為這樣大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在一陣香味襲來時停止了。巧克力在牛奶中融化,伴著一點奶油,還有一些Jim沒辦法立刻分辨出來的東西。這氣味甜蜜,美好,彷彿是愛撫。讓Jim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享受被這種香氣包圍。

“嘿!嘿,大個子!”Blair的聲音把他從感官中拉出來。他拿著兩個馬克杯走到客廳,遞了其中一個給Jim,開口說:

“如果你要感官過載的話,至少別再喝的時候這樣。”他笑著嘗了一口杯子裡的東西。“喔,小心點,這很燙。”

Jim猶豫地喝了一口,溫熱的液體流過他的喉嚨,巧克力的絲滑口感蔓延開來,苦甜,溫暖而撫慰。接著是甚麼別的東西...甚麼很熟悉的,但是Jim還是無法分辨出來。

“你喜歡嗎?”Bliar問。

“噢,寶貝,這棒呆了!”Jim嘆息著又喝了一口神聖的飲料。那到底是甚麼?這個疑惑困擾著他,但不足以阻止他用最快的速度喝下杯子裡的飲料。Blair依偎著他,品嘗自己杯子中的熱巧克力。他們就這麼坐了一會兒,啜飲熱巧克力,忘記了外頭的大雨和閃電,以及寒冷的天氣。

當Jim喝完最後一口的瞬間,Blair突然坐到他的腿上,把他手裡的馬克杯拿走放到他身後的桌上,然後傾身向前吻他。

這個吻似乎可以持續到永久,Blair的味道混合著巧克力簡直美好得讓人無法置信。Jim覺得熱度席捲了他的身體,匯聚在雙腿之間。他的舌頭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探索著情人帶著巧克力味的口腔中每一寸地方。當Jim的肺終於開始大喊,這個吻很棒但是呼吸一點空氣會更好時,他才不得不放開Blair的嘴唇。

“我忘了提,”Blair氣喘吁吁地說,“這玩意兒還是見鬼的催_情劑。”

“跟我說說這個吧!”Jim說著,把Blair緊緊地拉向他,彷彿他們兩個人靠得更緊些就會變成一個人似的。他可以感覺到Blair的勃起隔著他們絲綢和棉質的內褲布料用力磨蹭著自己的。但是這比不上他還能從Blair呼吸中聞到的巧克力味,他還能嘗到一些餘留的滋味。想要更多,他的舌頭又鑽進Blair嘴哩,尋找更多的巧克力。

但Jim知道那不只是巧克力,巧克力不會讓他這麼瘋狂,讓他的熱情爆表失去控制。是那見鬼的神祕材料,管他是甚麼。還有Blair,鋪天蓋地而來的Blair的氣味。他們吻得更激烈,Jim可以感覺到Blair爬到他身上,把他壓向沙發,更用力地磨蹭兩個人隔著一層衣物的勃_起。Jim沒有打斷這個吻,但是Jim催促著他,急切地想要更多快感。除了Blair的舌頭他現在不想要其他任何的東西,他們接吻著,然後Blair釋放了近乎灼燒到疼痛的慾_望。

他可以感受到他Blari輕聲呻吟時微微松開口,讓空氣溜進他的口腔,當Jim隨後釋放時用力地抱緊了他的情人。

結束了這個吻,Jim用力地呼吸。他的身體沉進沙發裡,Blair緊緊地趴在他身上。Jim閉著眼睛撫過長而柔軟的捲髮。他聽見Blair的呼吸在他身上越來越平穩,直到最後平靜到讓Jim知道年輕男人已經快睡著了。

Jim聽著Blair心跳的節奏,由著這個聲音如同之前無數次一樣把他帶進夢鄉。他可以感覺到睡意迎面而來,讓他無法連貫地思考...

然後,在他睡著的前一秒,突然有了一個清晰的念頭,那個他一直不知道是甚麼的材料就在意識邊緣徘徊著:是愛爾蘭奶酒 (Irish Cream)。

评论(2)
热度(23)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