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未授權翻譯] [CLEX] Supergayboy 超級基男 02 (完)

翻完了!!!由於功力問題譯文實在是沒有原文好笑,強烈建議有興趣的人去看原文。然後雖然沒關係但是實在忍不住想放這張圖(圖源)XDDDD   01

麻煩的第一個線索來自星球日報編輯的函件,詢問超人和超級基男之間有甚麼問題。難道超人對於超級基男抱有偏見是因為他的性取向嗎?

“哼嗯,”露易絲看著信件內容一哼。

“那是胡說八道,”克拉克告訴她。

“我不知道,他確實有他的道理。目前就我所知,超級基男沒幹甚麼錯事。”

“沒幹甚麼錯事?你瘋了嗎?他造了毀滅者雷射槍還威脅要用那個把極地冰帽融掉淹沒全世界!”

露易絲搖搖頭。“那不是超級基男,那是萊克斯盧瑟。”

“但...”克拉克剛開口就頓住了,很顯然讓人們無法看清克拉克和超人是同一個人的盲目在超級基男和萊克斯身上同樣起了作用。

“你知道,”露易絲定定地看了他一會兒之後終於開口,“你真的不該這麼用力用頭撞桌子,對家具不太好。”

***

最初,改變的只是些小事,那些克拉克不確定他是否在意的事。

在一些見義勇為的膽大壯舉後要求簽名的人們不如往常多了,照片出現在報章雜誌上的頻率降低,採訪的要求減少。接著他開始注意到印有超人肖像的T恤衫在因為洗滌次數過多開始褪色時,萊克斯的臉似乎漸漸地無處不在。

然後就是最後一根稻草 – 午餐盒。

“你讀過這個了嗎,露易絲?”克拉克把手裡的報紙用力拍到桌上。“報導上說超級基男的午餐盒賣得太好,那些商店根本沒辦法保持架上有貨。”克拉克不敢置信地搖著頭“我真不相信孩子們買了那個而不是超人圖樣的。”

“事實上我認為買家大多是成年女人,克拉克。”

“成年女人?”

露易絲咬著下唇,“嗯...超級基男還挺好看的。而且不久之前他的確救了那個電影導演。”

“時尚災難才不是真的災難!”克拉克叫出聲。

新聞室裡好幾個記者停下手頭上的工作瞪向他,克拉克縮起肩膀,盡他所能地試著消失。“嗯,那不是,”他忿忿地咕噥。

露易絲明智地什麼都沒說。在午休時間她從下層抽屜裡拿出一個超級基男午餐盒時的確抱歉地看了他一眼。

***

“好吧,萊克斯,你想要什麼?”克拉克問道,聲音明顯地示弱。

“我的名字是超級基男。”

克拉克咬緊後牙槽,“我不會那樣稱呼你,這名字太荒謬了。”

萊克斯挑起一邊眉毛,“哦?但是超人就完全正常,是嗎?”

“那沒什麼大問題,我想,再說又不是我選的,記得嗎?超級基男很奇怪。”

眉毛挑得更高了一些,“奇怪?”

“你知道...異乎尋常。”

在萊克斯笑著離開的時候克拉克就知道有些不對勁了,隔天早上打開報紙讀到頭條的時候他才知道不對勁的是什麼。

超人稱超級基男奇怪且異乎尋常。

***

“我沒有恐同症,”克拉克吼著。那些剛被他從墜落的滑雪纜車裡救下的人根本不聽,他們只是不停地捏雪球朝他扔。

在星球日報曝光這個故事之後,似乎每個上電視或廣播節目的人都在談論超人和超級基男,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有些人認為超人被誤導了,有些則相信超人既然是個外星人,那他的信念自然和人類不同。不過,主流意見則是人們想把超人的超級蛋蛋扯下來扔在盤子裡,人們討厭他。

幾乎每個美國的主要城市都有支持超級基男的遊行,美國總統摟著萊克斯的肩感謝受歡迎的超級英雄們對這個國家做出的貢獻。在梅西百貨的感恩節大遊行時,萊克斯站在聖誕老人邊上對著歡呼的群眾揮手。

“我從來沒能站在聖誕老人邊上,”克拉克向父母抱怨。他鬱悶地嚼著火雞,而瑪莎和喬納森兩人隔著感恩節大餐面面相覷。

“克拉克,”喬納森開口,“我想我大概在你小時候給了你錯誤的概念。”

克拉克抬起頭盯著他父親。

“我和萊克斯處不好,是因為他姓盧瑟,我不贊同盧瑟家經營生意的方式。我從來沒有,再聲明一次,從來沒有因為萊克斯是同性戀而有任何問題。”

“萊克斯不是同性戀!”克拉克尖叫道。他簡直不敢相信得和父母親進行這樣的談話。“他結過婚,我還是伴郎,如果真的他也是雙性戀。”

“同性戀,雙性戀,這不是重點。”喬納森看著克拉克的眼睛將手按在他肩膀上。“重點是,克拉克,你得要更能接受不同的生活方式。”

克拉克憤怒地從桌邊站起,“萊克斯有什麼計畫,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以為至少我的父母親會站在我這邊。”他朝門口走了幾步,停了下來,然後回到桌邊抄起一個派。“現在,如果你們不介意,我要帶著我的派回家了。”

在克拉克飛走之後,喬納森嘆了口氣,瑪莎輕輕環住丈夫的肩膀。

“親愛的,別責怪自己。”瑪莎說道。

“我就是不知道我們哪兒做錯了。”

***

超級基男正舉行記者會,此時克拉克做著超人的打扮飛進來打算對抗他。

“不,我沒和閃電俠有一段情,”萊克斯給一整群記者解釋,“不只因為他是直的,還加上我們兩個的服裝撞色會很恐怖。”

“超級基男,”克拉克喚道,覺得自己叫出這個名字及其愚蠢。“我想和你談談。”

“噢,別打擾他,超人,”其中一個記者叫道,然後是群起附和之聲。

萊克斯舉起手讓群眾安靜下來,“我或許不同意這個外星人愚蠢的觀點,但是我會捍衛他發言的權利。”

幾個觀眾開始鼓掌。

克拉克落到台上站在萊克斯身邊向他走近幾步,他對目前的情況感到無奈。
“你知道他們議論我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不是嗎?”

克拉克又走近一些,“不,不是,我不是恐同症患者。”

“然後大家就該因為一句話相信你?”萊克斯挑釁地抬起頭,“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是嗎?”用上他的超速度,克拉克上前抓住萊克斯的手臂,把他拖進懷裡,“那這又怎麼說?”

低下頭,克拉克攫住萊克斯的唇然後把舌頭伸了進去。

他們分開之後凝視彼此。

“我......我......”克拉克猶豫著開口。

“你知道,”萊克斯說著,一邊靠得更近讓兩人的嘴唇輕輕相觸,“當你不說話的時候似乎更擅於表達。”

***

當萊克斯和克拉克在記者會上接吻之後,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超人之所以反感超級基男是因為他想否認自己的性向。

克拉克才不在乎,他和萊克斯可忙了,他們直直飛到萊克斯的頂樓公寓開始以一系列火熱的活動對床、沙發和椅子進行破壞,最後這進行到地板上。

之後,他們躺在彼此身側,當兩人的呼吸都恢復平靜,克拉克輕笑出聲。

“我還是不知道你的邪惡計畫是什麼,但至少那沒成功。”

萊克斯湊向他,深深一吻,然後微笑起來。

“是什麼讓你認為那沒成功呢?”

END

评论(8)
热度(40)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