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London has Fallen] [Mike/Ben] 領帶及其他

算是後續?背景設定麥可沒有跟女朋友複合

班傑明艾許有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弱點,他不太會打領帶,總要花上比常人多兩三倍的時間才能打出規整的領帶結,二十幾年前他決定從政時,妻子瑪姬曾就這件事開過玩笑,那時他毫不在意地笑著抓住瑪姬流連在衣領上的手指吻了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當上總統的第三年開始,每天早上班傑明都得在穿衣鏡前花上比常人多兩三倍的時間,偶爾兒子會好心地搭把手,讓他能騰出手指扣上袖扣。

麥克班寧痛恨領帶,但是當上貼身保衛總統的白宮特勤安全主任三個月之後,他已經能順利地將領戴在脖子上打出完美的結,甚至還能打出兩種不同的領帶結。

而在經歷過了離職又復職之後,麥克班寧還學會為別人打出完美的領帶結。蒼天作證,這話要是放在從前他自己都不信,對他來說把這種繩子似的東西套上他人的頸子下一步就該是猛力收緊把對方勒死。

在他第一次看不過班傑明在穿衣鏡前跟領帶鬥爭的樣子,伸手給總統先生整理領帶時,總統先生有些緊張地開了個玩笑:“麥克,千萬別突然職業病發作,你知道在白宮裡殺死總統的後果是什麼。”

有鑑於總統先生的手意外地不靈巧,十有七八無法快速順利地打出漂亮的領帶結,他也逐漸習慣了特勤先生的服務。

而對於麥克班寧來說,雖然大多數的時候總統身邊的特勤不在少數,能夠協助總統整理領帶的也不只他一個人,但是他不想看到別人的手指放在班傑明的領口附近。

那樣太危險,我必須親自確保班的安全。他這麼告訴自己。

久而久之,所有的白宮特勤對於保安主任時不時提醒總統整理領帶甚至直接伸手都見怪不怪。

直到有一天,倫敦回來後的某一天,總統先生剛出院,準備召開記者會宣告總統先生身體康復的早晨。

班傑明被押在醫院待了三個月,雖然他聲稱自己已經痊癒,但霸氣的副總統川布先生大手一揮,當著病房中剛開完會的全體官員,強硬地說美國人民需要的不是一個堪堪痊癒的總統,要他在醫院待到完全康復,至少生理上的狀況完全康復,看著一直以來作為長輩敬重的老人嚴厲卻不失關心的眼神,班傑明妥協了。

三個月後,總統先生帶著完全康復的身體回到白宮,雖然被噩夢驚醒的次數依舊頻繁,但是至少在人民面前,他又是那個堅毅的、光明的、絕對不向惡勢力低頭的總統。

那是相對平靜的一天,對於在任上經歷的林林總總來說,班傑明私底下認為只要方圓五十公里內沒有發生爆炸,就是平靜的一天。

更衣室只有班傑明和麥克兩個人,麥克挑選了搭配總統身上墨色西裝的領帶後站到他面前,熟練地將領帶繞過對方脖頸,迅速打出漂亮的領帶結,然後翻下襯衫衣領,最後整整領帶確保看起來完美無缺。

他的手指在班傑明領口比平時多流連了兩秒鐘,極其自然地,班傑明捉住了他的手指,放到唇邊吻了一下。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之後,兩人之間的空氣似乎凝結了。

但沉默沒有持續很久,麥克的手搭在總統肩上,往右側滑了一小步,隨即迅速欺身上前,手也由對方肩上爬到後頸,穩穩地固定住,他露出略帶侵略性的微笑,在總統先生的唇上啃了一口,舌頭竄進對方嘴裡,給了對方一個短暫但是火辣的吻。

兩人的唇分開之後,他的額頭輕輕靠在班傑明的額頭上,依舊帶著那種讓人忍不住戰慄的微笑:“在你問之前,這兒沒有錄音,還是四個監視器的死角,監視螢幕看不清楚我們上半身的動作。”

“嗯?你都算好了?”班傑明有些驚訝,他只是一時衝動,但是麥克沒有給他退縮的空間。

麥克退後一些,伸手調整了一下班傑明的領帶,“我本來想著如果你任期之內都不開口的話,在你卸任的隔天就要辭職然後把你綁架到阿拉斯加去的。”

翻了個白眼,班傑明轉身照照穿衣鏡,除了臉上略有些紅暈其他都沒有問題,“別開玩笑,你該知道,這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吧?我不是說綁架卸任總統這件事。”

“當然,我知道,對誰來說都不容易,但可是你先吻我的,別指望我會放你走。”跟在班傑明身後朝門走去,麥克藏住臉上的笑容,搶上兩步為總統先生打開門。

“晚一點我們再來仔細談談這件事,你知道哪兒還有沒錄音的監視器死角吧?”

“當然,長官。”

~~~~~~

從總統先生的領帶開始,麥克班寧逐漸接管了班傑明身上包含領結、袖扣、衣領別針等一系列小物件,最後並發展到吊襪帶。(不過這張照片好像是當高譚檢察官的時候拍的)

评论(9)
热度(41)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