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London has Fallen 倫敦陷落] [Mike/Ben] 日常(及幻想)段子-1

沒有邏輯我只是想寫甜文,本來想寫小段子但是莫名其妙就不小心擴充成短文了 ( ´_ゝ`)

~~~~~~

拳擊手套 

通常天候不佳無法慢跑的日子,取代方案是拳擊練習。與慢跑的時候一樣,總統先生在練習中總會被麥克耍得團團轉,在維持呼吸頻率都很困難的狀況下,對於麥克嘲笑他動作像個老頭,班傑明只能上氣不接下氣地回應:“ 我是老了沒錯.”

對於麥可游刃有餘的調笑,班傑明無可奈何,可別指望他能在任何體育性項目中贏過遊騎兵出身的白宮特勤,最多只能在練習結束後喘著氣威脅下次給他好看,不過也只是說說,他從沒成功地對麥克還以顏色。

這天練習結束後,麥克扯下自己的手套,跳出拳擊台去取罐裝水,班傑明則待在拳擊台上,等著麥克回來給他解下拳擊手套,不是說他自己不能做到,但他喜歡麥克細心替他解下手套時低頭小心翼翼的模樣。

放鬆了肩膀靠在拳擊台邊的圍繩上,班傑明突然靈光一現想對麥克惡作劇一下,雖然一個四十好幾快五十的老男人這樣想是有點幼稚,但那有甚麼關係,反正只有麥克知道。下意識地,班傑明把麥克放在心裡最能信任的人第一位,畢竟兩個人在倫敦街頭跑跑跑躲避恐怖分子追殺的時候,麥克可就強硬地宣示過除了他誰都不可信了。

就在麥克拿著兩罐瓶裝水轉過身往拳擊台看時,他見到美國總統,班傑明艾許,懶洋洋地倚著圍繩,微微縮著肩膀,朝他丟了一個飛吻。

這一切都要怪罪於剛運動完尚未完全消退的腎上腺素,麥克在班傑明微微噘起的唇扯出一個壞笑時就丟下手中的寶特瓶,直直走向他,迅速但不粗魯地解開總統手上的拳擊手套然後把人拽進淋浴間。

感謝健身房的監視器沒有錄音,淋浴間甚至連監視器都沒有,麥可仗著身高優勢把總統抵在牆邊,順手打開水龍頭,溫熱的水開始撒在兩人頭上。

“別這樣,麥克,我只是開個玩笑,你這樣活像是高中更衣室裡的惡霸似的。”總統有些緊張,可沒想到自己心血來潮的惡作劇會造成這個結果。

“你高中的時候遇到過把你壓在淋浴間裡打算對你為所欲為的惡霸?等會兒告訴我他的名字,我會記得去做掉那個混蛋。”麥克班寧嘴角掛上掠食動物般的笑,一邊拉扯總統身上的背心一邊狠狠吻住他。

如果等會兒班真的給了他一個惡霸的名字,管他當年念的是什麼貴族學校同學現在都是些什麼大人物,麥克都對會去把那傢伙做掉。

做菜 

在非值勤時間,麥克班寧不是美國總統的屬下,而是班傑明艾許的朋友,嗯,如今他還可以說,關上門來,他是班傑明艾許的男人。

因此當班提議要做頓晚餐時,他掃了一眼流理台上的食材,確定沒有任何具毒性的東西就點頭同意了。一般來說,麥克對食物的要求並不高,最低限度是確保入口不會中毒都沒問題,條件許可偏好熟食。

但是顯然總統先生的多才多藝超出他所想像,當班熟練地圍上藍色圍裙處理食材時,麥克對這頓晚餐所抱的期待開始節節上升。

倚在流理台邊看班攪拌鍋裡的番茄醬汁,麥克有些驚訝,“你真的會做菜?”

“我母親當年堅稱一個合格的丈夫必須通曉家務,所以每個周末我家的午餐都是由男人動手。”頭也沒抬地往鍋裡灑進調味料,接著拿出乾燥義大利麵條,“我懶得自己擀麵,所以用現成的,可以吧?”

“當然,這已經比我原本的期待高出三百倍了吧。”

“哼,我就不該期待你這種茹毛飲血吃蟲子的特種兵能對食物有高雅的品味。”班傑明瞪了麥克一眼,轉回爐子邊燒起大鍋開水準備煮麵條。

看著總統先生在廚房毫無違和感的樣子,麥克突然莫名地湧起一陣滿足,他走到班身後摟住他的腰,“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全美國最幸運的男人。”

拿著義大利麵夾敲敲環在腰上的手,總統先生笑著回應:“你當然是,現在,有鑑於你對刀具的喜愛和使用上的熟練度,何不幫我切點蔬菜?”

“遵命,長官。”麥可洗乾淨雙手,取出一把刀俐落地將班傑明指定的櫛瓜、茄子和四季豆等蔬菜切成細丁。

在他旁邊,伴隨著刀落在砧板上的聲音,班傑明輕輕哼起杜蘭朵公主中卡拉夫王子所唱的Nessun dorma。

對麥克而言,他不能比現在更滿足了。

评论(30)
热度(52)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