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班傑明與兇惡寵物的幸福生活(?)-1

全無根據而且不知道有沒有後續的腦洞,一切都來自之前的照片評論中 @cici 大人提到的麥克獸化,虛構背景班已經卸任,投入環保律師的工作,麥克轉任美國特勤局訓練教官,然後圖片這隻應該是郊狼,比灰狼小非常多,雄性北美灰狼大隻的可以長到體重70公斤,體長1.6米。

班傑明抬起頭微微睜開眼睛,窗外天色還很昏暗,鬧鐘還沒響,不過就算鬧鐘響了他也不會立刻起床,今天可是星期六。他才剛從密西根州回到家,多睡兩三個小時不是什麼大問題,閉上眼睛安心地把自己埋回枕頭裡,在心裡提醒自己要記得洗衣服和澆花之後又逐漸陷入夢鄉。

再次醒來時,他覺得臉上濕漉漉的,大概是麥克在舔他的臉,班傑明閉著眼睛意識不很清楚地伸手揉了揉麥克的後腦勺,觸感似乎不太對,他不在家的這三天麥克去剪頭髮了?接著他摸到更不對東西,耳朵,毛茸茸的,三角形的,典型犬類的耳朵。

猛地睜開眼睛,麥克不在身邊,而一隻黑灰色的大型犬站在床上,湖綠色的眼睛看著他,老天,麥克竟然不跟他商量就領養了一隻狗,還是這麼大的狗,光是四腳著地就差不多有一米高了,幸好牠看起來還挺溫順。

看到他醒了,大狗往前湊了湊在班傑明身邊趴下,伸出舌頭舔舔他的臉,就一隻狗來說牠露出的牙似乎過於鋒利了些。

起身套上睡袍,班朝著臥房半開的門喊了一聲:“麥克,你在那兒?我們得談談。”沒有人回應,但是那隻大狗一下子跳到地上,坐在他腳前,發出幾聲吠叫,就一隻狗來說似乎過於低沉嘶啞了。班拍拍他的頭,“大傢伙,你是不是餓了?等會兒我找找有甚麼你能吃的東西,先讓我和麥克談談。”

在屋裡轉了一圈,哪兒都找不到麥克,期間大狗一直跟在他身後,不時發出不耐煩的低吼。

“好吧。”最後班傑明和大狗來到廚房,“看樣子他不在家,我們自己先吃早餐吧,我看看......雞胸肉應該可以吧。”從冰箱裡拿出一塊雞肉,班傑明轉身看了一眼,發現大狗端端正正地坐在屬於麥克的那把椅子上,直直地盯著他的動作,一陣詭異的違和感襲來。

與大狗對看五秒之後,一個可笑的想法浮上心頭,班傑明放下手裡的東西,走到餐桌邊和大狗面對面地在自己那把椅子上坐下,“我知道這很可笑,但是......你是麥克嗎?”才剛問完班傑明就後悔了,這也太愚蠢,他嘆了口氣打算回到流理台繼續準備早餐,但是大狗叫了一聲,點點頭。

“你是在點頭嗎?”班不可置信地看著大狗回應似地又點了點頭。

“老天啊我一定是在作夢,一定是在密西根太累了回來睡太熟,我絕對還沒醒來。”用力拍拍自己的臉,突然,班傑明抓到了一線思緒。

在密西根州的三天是為了一個印第安部落與大型地產開發商的糾紛,地產商收購大片土地後決定開發新市鎮,規劃做為住宅區的範圍正好與印第安部落的聖地有重疊,原住民們說甚麼也不肯妥協讓地產商把聖地夷平蓋別墅,但是無奈地產商有錢有勢,所以他們幾經輾轉找到了已經在環境律師這一行裡小有名聲的班傑明艾許。

班傑明當然義不容辭地飛到密西根去了解情況,他和部落的老首領談了很久,願意出面為他們打官司,不到兩百人的小部落每個成員都相當感謝,挨個兒與他握手。最後一個和他握手的人是部落中的巫師,在他離開前,巫師給了他一個刻著圖騰的狼牙護身符,語焉不詳地祝福他和他的守護者。

現在回想起來守護者是指麥克?等等......“所以你不是狗,是隻狼?”可能是麥克變成的那隻狼又點了點頭。

“就一個突然變成動物的人來說,你似乎太冷靜了一點。”班傑明乾巴巴地說,一邊捏著鼻樑想搞清楚他們這是遇上了甚麼樣的超自然事件。

這時大狗,不,灰狼跳到桌上靠近班傑明,用鼻蹭蹭他的臉,然後跳下桌子跑到流理檯邊。

雖然整件事奇幻得不可思議,但是至少他的守護者還在他身邊,光是這樣想,班傑明就覺得安心了不少。

“好吧好吧,先填飽肚子再來考慮怎麼辦,狗不能吃調味過度的東西,狼應該也一樣吧,還是你要直接吃生肉?”

前總統決定一切都等填飽肚子再說。

评论(15)
热度(27)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