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算是Mike/Ben] 玻璃渣

甜的來不及,先放這個


從電梯井裡被拉出來,直到被扶上開往美國的飛機,美國總統看起來都沒有甚麼異樣,除了有些皮肉傷以外,他還能順暢地調侃特勤主任。

班傑明艾許半倚靠著寬敞的座位,一邊讓護理人員為他清洗包紮傷口,一邊說下次應該帶著他出訪俄國之類的地方,那美國可以減少為軍備預算發愁的時間。

麥克大笑著坐在總統旁邊,他現在心裡充滿了滿足與劫後餘生的狂喜,在這麼危急的狀況,他把班的命從那一群窮凶惡極的恐怖份子手裡抓了回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把班傑明艾許從他身邊帶走。

整個航程總統先生都沒有闔眼休息,與副總統和內閣的視頻會議一直沒有間斷,就在抵達美國本土前半小時,總統先生突然緊閉起眼,表情痛苦地說頭痛,接著就神情恍惚地往前倒,機艙裡和參與視頻會議的所有人都嚇懞了,麥克立刻衝到總統身邊扶他躺下,大吼著讓人通知機場準備救護車,白宮方面也迅速行動了起來。

飛機落地剛停穩,已經昏迷總統先生立刻被送往醫院,權威醫生快速而精確地做出判斷,脾臟破裂及顱內出血,不給隨行的人任何反應時間,總統先生已經被推進手術室。

整個美國的核心人物此時都憂心忡忡地待在手術間外,麥克雙拳緊握兩眼放空地盯著醫院慘白的牆,該死,該死,墜機那時候、翻車那時候,還有那群恐怖份子一定有狠狠地毆打班傑明,要是自己再仔細一點,動作再快一點......交握的雙手骨骼相輾壓發出喀喀聲。

他並沒有注意自己在顫抖,直到副總統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讓他去把自己身上的傷也全都處理一下,但是麥克不肯離開,他必須知道班傑明平安無事,或許需要huā很長的時間休養,但至少那雙漂亮的藍眼睛還會看著他,那漂亮的笑容還會對他綻放。

無神論如麥克班寧,此時他把所有知道的神佛名字全都喚了一遍,只希望班傑明艾許,他的總統先生,能夠活著。

經過白宮被毀那一遭,麥克班寧已經知道自己對總統抱有異樣的感情,但他不確定那是甚麼,只是非常好的好哥兒們,或是對上司過度的保護,再或是他一直不敢往那方面想的,他或許喜歡美國總統。而倫敦這次,他確定了對班傑明的佔有慾,想要他全心的信任,全心的依賴。

當他和班傑明兩個人躺在電梯井里等待救援時,他聽著班傑明的笑聲,決定回到美國之後,無論成與不成,都要把這件事對班傑明說出口,無論換來的依照著鼻子一拳或是一個擁抱,他都不會後悔。

現在,他不知道這個願望是否還能實現。

评论(13)
热度(16)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