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Mike/Ben] 死蔭之地

玻璃渣的後續,想說寫了還是來放一下,糖還在生產中,請各位跟我念這只是做夢這只是做夢這只是做夢

~~~~~~

指示燈熄滅的瞬間麥克就衝到手術室門口,滿懷希望地期待醫生脫下口罩後說出口的會是好消息,班不會有事,班不可能會有事,這麼多對常人而言苦痛萬分的經歷他都熬過來了,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的。不只麥克,手術室外所有等候的人,甚至守在電視機前的,聚集在白宮前的美國國民大約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醫生面色疲憊地搖了搖頭。

這是舉國哀慟的喪禮,全國人民無一不悲痛地悼念這位堅毅正直卻英年早逝的總統。

告別式中康納站在祖母與叔叔們身邊,面無表情地流淚,對一個十來歲的男孩來說,這些年他承受得太多了。告別儀式如同班傑明一貫的風格,莊嚴簡短乾淨俐落,班傑明安靜地躺在那兒,就像在午後小憩,隨時會睜開眼睛與眾人打招呼,但是他沒有。

穿著黑西裝,身為白宮特勤保安主任的麥克是抬棺人員之一,整個喪禮過程對他來說都彷彿在作夢,直到棺材包上國旗,置入墓穴,麥克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從此之後他再也看不到班傑明艾許那雙閃著光芒的灰藍色眼睛了。

字面意義地,麥克班寧的世界失去了色彩,心因性色盲伴隨了他的餘生。

他離了婚,但是持續做著白宮特勤的工作,依舊高效率,依舊無人能敵,依舊被年輕特勤們奉為神話,但是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具行屍走肉。

麥克總是作夢,前一刻,他才護著班傑明跳下倫敦廢棄大樓的電梯井,班傑明還對著他笑,他伸手想要摟過他的總統先生,但是卻突然發現身邊沒有人,只有熊熊火焰。




~~~有點太虐還是放彩蛋好了~~~

“麥克!麥克!醒醒,你怎麼了?”茫然地睜開眼睛,麥克還記得夢裡雙手抓空的絕望,他半側過身緊緊摟住面帶關心的班傑明,用力到能把對方的肋骨弄斷的程度。

“你在這兒,你沒有離開我,班傑明,班......”黑暗中,麥克慌亂地想要看清楚班的眼睛,他要確定那雙眼睛的顏色。

“作惡夢了?”班傑明艱難地拍拍麥克的背脊,一手摸索床頭檯燈,找到開關後啪一聲開啟,昏黃的燈光下,灰藍色眼睛閃爍著。“看著我,麥克,沒事的,我在這兒。”

“你在這兒,你在這兒,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放心吧,我不會離開的,現在行行好,要是你再不把手鬆開,我就要因為呼吸困難離開你了。”

评论(15)
热度(23)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