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無授權翻譯】Stray Cat (冬獵無差)

沒有授權也還沒抓蟲,只是打算餵自己吃的糧( ´_ゝ`)

原作:Yentl

原文網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60299

大意:不請自來的訪客在Sam的生活中漸漸變成一件平常的事,接著其中之一決定搬來和他住在一起。

~~~

雖然Sam總是這麼對Bucky說的唯一理由是為了逗弄他,但是這個男人真的一直讓他聯想到流浪貓。他就像其中一隻貓似的闖進Sam的生活-如果把在廣大華盛頓地區發生的暗殺事件和在他家腳踏墊上出現的死老鼠解讀成相同意義的話。

他第一次來到Sam家的狀況和Steve的首次拜訪微妙地相似 (如果你稱那是’拜訪’的話)。Bucky看起來惱怒而且驚惶,他的衣服與皮膚上都是血漬煙硝。“所有我認識的人都試圖殺了我。”他說著-到底他是怎麼知道這回事的?

在一陣錯愕的沉默之後,Sam為他打開門,“不是所有人。”想都沒想就這麼脫口而出。

沒過多久之後Sam就發現了他和流浪貓的相似之處,因為Bucky,只要被邀請一次,就會持續地回來。就算和Steve取得聯繫,和Natasha分享記憶,和復仇者們成為朋友之後,只要太陽下山他就會回到Sam的沙發上。日復一日,Sam總是見到他在電視裡肥皂劇所發出的嘈雜聲中昏睡,這個景象始終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是Sam注意到自己在一日漫長的工作之後見到這個情況總讓他的嘴角上揚的幅度增加。

然而,不論Sam什麼時候起床,Bucky總是不在了,不管是什麼時間-就算是凌晨四點,Sam剛剛滿身冷汗地從噩夢中驚醒,那把他拽回戰場的火光中,還有尖叫,掉落,失敗-Bucky總是已經離開了。

這個過程重複了很長一段時間:Sam發現Bucky睡在他的沙發上,隔天早上醒來是發現沙發空無一人。事實上,幾個月之前Bucky開始在早晨出現,當Sam身上只有一條運動褲,邊打呵欠邊撓肚子地晃進客廳時,他發現Bucky蜷在沙發上,左手捧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右手拿著一本Sam的書-社群網戰。

“早安。”Bucky頭也沒抬地打招呼。

Sam眨眨眼睛,“早安,”他問道,小心地不讓聲音裡帶有猶豫,“你有……想要吃什麼早餐嗎?我會做些熱鬆餅。”

“我不需要吃東西。”Bucky說著,翻過一頁。

對,當然,“哦,好吧,對不起,你繼續看。”Sam回應,在他往廚房走去時身後爆出一陣奇怪的噪音。花了好幾秒瞪視並且試著理解眼前的畫面後,他意識到是Bucky在大笑。

“噢老天啊!Sam,我在說笑,媽的,Steve說你會相信這個但我沒理他。兄弟-你的表情!簡直價值千金。”

Sam目瞪口呆,Bucky還在笑。

“我想要些鬆餅,”他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把視線移回書本上之後開口這麼說。

連自己都驚訝地,Sam微笑了起來。他做了米老鼠形狀的鬆餅 (反射性地,他通常給小侄子們做這個),然後短暫的爭執過後,他們看起汽船威力號。(迪士尼的第一部黑白有聲動畫,就是米老鼠開蒸氣船吹口哨那個)

Bucky或許像是流浪貓一樣來到他身邊,但Sam很高興能給他一個家。幾個月後,他更高興他們能分享同一張床。在那之後,每當他在夜裡的黑暗時刻驚醒,因回憶而顫抖時,Bucky會在那兒摟住他;而每當Bucky醒來,發著抖迷失在時光裡,Sam會在那兒給他溫暖。

评论(8)
热度(32)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