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無授權翻譯】(Asshole) Best Friends (冬獵無差)

相愛相殺幼稚相聲組,平常打鬧但是也能看顧彼此的後背啊,稍微提到鐵盾鐵。

原作:AkikoFumi

 

原文網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58196

 

大意:Sam 和Bucky沒辦法忍受對方,至少看起來是這樣。事實上,他們是非常好的朋友,只是喜歡對彼此表現得很混帳。

~~~~~~~~~~

“誰他媽的吃了我的穀片?”

Steve從他的盤子裡抬起視線的時候眉毛幾乎挑到髮際線,疑惑地瞟了Sam一眼。

就像是聽到了訊號,Bucky晃了過來,手上拿著一個碗臉上帶著惹人厭的笑容。

“你沒有鳥飼料啦?”他問著。“我想我們還有些葵瓜子可以給你吃,至少你不會餓死。

Sam轉過身。

有這麼一會兒,他們之間充斥著冷冰冰的沉默,接著Sam露出笑容:“我希望你長肥。”

Bucky笑得更開了。

“超級士兵代謝能力,我永遠不會變肥。”他拍拍平坦的腹部,稍微伸展了一下 - 而Sam假裝他沒有花了點時間盯著Bucky的腹肌。

“你就等著吧,Barnes。總有一天我會報仇的。像你這樣的混蛋沒那麼容易逃掉。

Bucky唯一做的就是在他特煩人地大口嚼著穀片的時候抬起一邊眉毛,“等不及看你失敗了,Wilson。”

Steve翻著白眼決定無視這兩個傢伙。

~~~~~~

這是電影之夜並且他們都聚集在客廳。Natasha終於設法讓Bruce和Tony安靜下來,他們湊在一起,忙著討論希望進行一些新的嘗試。

Bucky是最後一個加入他們的,頭髮仍因淋浴而潮濕。他的眼睛立刻落在Sam身上,他一個人佔據了整張沙發,舒適地趴著 - 正回瞪Bucky,臉上帶著公開然挑釁。

“挪一下,Wilson,”Bucky要求道,但Sam只是聳聳肩。

“給你自己找個位子。”他回應著,一邊更往柔軟的抱枕裡靠了靠。“Thor大概會讓你坐在他腿上。”

Clint警告地瞪了他們兩個一眼,當然這完全沒能夠阻止他們。

Bucky抬起Sam的腿然後在坐到沙發墊之前丟開,然後微微哼著伸了個懶腰。

Sam踢踢他。

“這是我的位子。”

“我坐在這兒,所以現在是我的。”

Sam看了Bucky一會兒。接著,緩緩地,把他的腿放到Bucky的膝蓋上。

“Wilson-”

然後另一隻腿來了。

Bucky把他推開。

有那麼一會兒,他們完全沉浸在幼稚的玩笑打鬧裡,互相詛咒的低語充斥著昏暗的房間 - 直到Natasha用枕頭分別打了他們,並告訴他們:“在我找到一個非常有創意的辦法拔掉你們的舌頭之前他媽的閉上嘴。“

之後Sam的腿就待在Bucky膝頭,Bucky的手擱在那上頭 ,溫暖而和緩,沒人再對此有甚麼抱怨。

~~~~~~~

“Sam?”史蒂夫伸長了脖子,但他不能真的看到Sam在廚房裡,不過他知道Sam能聽見。“你過來的時候,能不能給我帶些果汁?”

“當然,Steve。 還要別的嗎?”

“我要一杯水。”Bucky把光碟放入遊戲機,並在Steve旁邊坐下。他伸手抓過遊戲控制器,對著金髮男人露出笑容。“準備好被打個落花流水了嗎,Stevie?”

Steve挑起眉,“等著我把你打到找不著北吧。”

他們開啟遊戲,設定好一切。不久之後Sam回到客廳,在Steve面前放下一些零食和兩瓶果汁。

接著他在Bucky面前放下一個杯子。

裝滿了冰塊。

“這他媽到底是要幹嘛, Wilson-”

Sam裝無辜地聳肩。

“你要喝水的話,只要等著就好。”

~~~~~~~~

事實上,Sam和Bucky彼此戲謔和玩愚蠢的惡作劇不是什麼新鮮事。自從Bucky搬進塔裡並加入隊伍以來他們已經這樣很長一段時間了。

有時候這真的帶來威脅,特別是因為這兩位的惡作劇之戰經常趨向把團隊的其他成員拖進戰火裡。

局外人看來Sam和Bucky好像無法忍受對方。他們很少超過五分鐘不去侮辱對方。

然而其實完全相反。

他們表現得像是痛恨對方,但是在一切的搗亂和搞鬼之下他們實際上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其他復仇者都不是很確定怎麼可能,但這是一個事實。

~~~~~~~

“對你的提問,Rogers隊長。”一個年輕的金髮記者開口。Steve已經鼓勵了自己,他知道她,總是提問些蠢問題。他能聽到Tony在他身邊低喃“去他的FOX新聞。”但他對她笑著點頭。

“ James Barnes中士是團隊中可靠的成員嗎?”

Bucky,坐在Steve另一側,像是被揍了似地畏縮了一下。從他們引進他之後,他在團隊中的地位就已經被質疑過;Tony的律師軍團盡最大努力讓他出獄,但公眾從一開始就對他嚴厲地批評。

“聽著 -”Steve開口,吸了口氣,他們已經經歷過好幾次了。但是在他繼續之前,Sam從座位上站起身,雙手平放在面前的桌上。他看起來很冷靜 - 但Steve可以見到他深色眼睛中的怒火。

“女士,我開始覺得妳故意問蠢問題,只是為了得到我們的反應。我們討論過幾次Barnes中士在團隊中的地位了?Rogers隊長已經保證他是復仇者不可或缺的成員幾次了?”

Sam的聲音很冷漠,完全沒有與他的感受相違背。

“我再問你:多少次了,在過去幾個月裡,Barnes中士沒有拯救過無辜市民的性命嗎?”Sam冷冰冰地注視著她。

“多少次,”在她開口的時候他繼續道,“Barnes中士救了我們其中之一。”

“但你無可否認他是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已經執行過無數的殺戮。代號士冬日戰士,Wilson先生。我不相信這對你而言是新消息 -” 

“冬日戰士是九頭蛇製造的武器,Barnes中士從未同意被用作殺人機器。他受到酷刑,洗腦,冷凍和傷害,非人化如同對待一件物品,直到他不認為自己是人類。而妳現在因為九頭蛇對他所做的一切指責他?他無法自己做決定,他沒有選擇。你為了寫出一篇好故事而忽略這一切,不是嗎?”

Sam的手緊握成拳,Steve注意到他氣得發抖。“我們就到這兒了,我拒絕被像你一樣的人採訪。”

他在任何作出反應前起身離開。Bucky緊跟著他,可能為了躲避媒體的注意,但現在將最有可能是跟著Sam並顧著他。

Tony接著站起來,帶著練習過的滿面笑容,處理這個狀況。

~~~~~~~~~~~~

“這超棒的!”

Tony漫步進客廳時笑得更開。史蒂夫給了他一個責備的眼神,那種他最嚴厲的‘美國隊長對你失望了’的表情。Tony挑起一邊眉毛,“什麼?”

“托尼,這是 - ”

“這超讚的!我一點都不驚訝,真的;我知道Wilson有這一面,他是個牙尖嘴利的小混蛋,雖然他沒表現出來。”他倒在沙發上挨著Steve,靠向暗暗嘆氣的金髮男人。

Steve抗拒了一會兒,然後放棄抵抗伸手摟住他。

“Fury對於Sam就這樣離開相當火大,“對著Tony的頭髮喃喃道,“Sam會需要道歉的。”

Tony哼了聲,“不,先踏過我的屍體再說,Rogers。是時候有人讓那位女士閉嘴了。”

“我該高興那不是你,對嗎?”Steve回應道,他也微笑了起來。Tony把他拖進一個吻,一開始那還挺純潔的,但在他用上舌頭和牙齒作為提示之後Steve就完全投入了。

~~~~~~~~~~~~

Sam沒有逃避,或是說他這樣告訴自己。

他只是不想見團隊裡的任何人,在像這樣失去冷靜之後。

他特別不想見到Bucky。

當然,當敲門聲響起時他立刻就知道是誰了。Sam嘆了口氣,但他還是從床上起來慢慢地走向房門,很確定地,當他開門,Bucky就佔在那兒。

不經意地,Sam注意到Bucky大概剛沖過澡。他的長髮末梢還有些潮濕,但其他的部分已經乾了,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看起來那麼柔軟,讓Sam幾乎想要伸手梳理。

“進來吧,”他說道,側過身子並轉移了注意。

他們一起在沙發上坐下,而Sam堅決不去想他事實上能透過褲子在和Bucke碰觸的地方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你那樣真的很好,”會兒之後Bucky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張力。“你知道...為我辯護,已經好一段時間沒人這麼做了。”

Sam感覺他的嘴唇扯起微笑。張力沒有消失,但如果Bucky不想表現得讓這想是個詭異的爆點,那也可以。Sam決定和他一起。

“自然地,”Sam回應著一邊撞撞Bucky的肩膀。“我是唯一一個可以對你說那些垃圾話的人。”

此時,Bucky轉身給了Sam一個溫柔的微笑,他以前沒見過的那種。如此溫柔可愛讓Sam的心臟跳得快了那麼點兒。

他們坐在一那麼一會兒。

有一度,Bucky伸手握住了Sam的手 - 只是要安慰他,Sam這麼對自己說。並希望有一天他會這麼相信。

评论(5)
热度(34)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