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we are friends -下 (獵冬獵)

寫完啦!依舊是寵物和主人的片段交叉,本次新增Natasha的寵物和陛下出場, @面瘫仔   @无头核桃仁  兩位太太請查收。

是說有個梗來自我身邊的人發生的故事,A男不吃蝦因為他覺得剝蝦麻煩,B男覺得浪費就幫他剝好,A男一邊吃一邊表示會幫我剝蝦的人只有女朋友和老媽,從此以後他都叫B男老媽,從大二叫到研究所畢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dwing喜歡啄貓咪的耳朵,Grumpy總是被啄耳朵,他會甩頭試圖躲開站在背上的鳥兒,真的受不了的時候才會出手把Redwing拍開。

Redwing也會去啄Captain的耳朵,大狗會毫不在意並且興奮地開始和Redwing開始玩你追我逃的遊戲。

但是Redwing從來不敢啄俄羅斯藍貓Katya的耳朵。

~~~

Natasha對於Bucky提出的疑問,回答道:“因為他第一次去啄Katya的時候就被咬住頸子捉到我面前獻寶,我稱讚了Katya之後她非常興奮地拔掉Redwing三分之一的羽毛。”

一邊說著,Natasha一邊轉身一個踢擊把Sam撂倒,踩著他的肩胛骨不讓他起身,“就像Sam為什麼不太願意陪我練習近身格鬥一樣。”

“因為從第一次開始,她每次都會把我打得滿地找牙,”Sam面朝下痛苦地叫道,“而且旁邊還會有觀眾幫她助威。”

Bucky和身邊看熱鬧的Clint立刻歡快地開始為Natasha鼓掌。

~~~~~~~~~~

有時候Redwing沒控制好力道啄得太大力,Grumpy也會用力拍打他,被貓爪子拍開之後鳥兒會再次振翅飛到貓背上,在貓背上採來踩去地猶豫一陣子確定貓咪不生氣了才繼續玩。也有Grumpy沒注意一不小心抓傷了Redwing的時候,受傷的頭幾天鳥兒會稍微安靜一些,但是沒過多久傷好得差不多了又會開始和貓兒玩。

Grumpy雖然好像不耐煩,但是如果Redwing不跟他玩,他也不高興。就像現在Redwing站在一隻黑貓背上踏來踏去還探頭啄黑貓的鬍子,但是黑貓懶洋洋地趴著完全不為所動,偶爾甩甩頭或是齜牙。

Redwing似乎很喜歡新玩伴,玩夠了黑貓的鬍子就站在對方背上開始梳理羽毛,他的右邊翅膀上還帶著淺淺的傷口,是不久前惹毛了Grumpy被抓傷的,在傷口痊癒之前他不太敢去和臭臉貓玩,因此有了新玩伴讓他很高興。

黑貓注意到坐在不遠處瞪著背上的獵隼的Grumpy幾乎實質化的視線,評估著Redwing被攻擊的可能以及是否需要出手保護,但是看了一會兒發現Grumpy轉過頭氣哼哼地跑去縮在沙發底下之後,決定不管他。

~~~

Bucky有點不高興,他端著牛奶麥片陰沉沉地盯著坐在T'challa身邊興致勃勃地對美國流行音樂發展史發表評論的Sam。

活潑的天性和職業經驗讓Sam對於接觸陌生人完全沒有障礙,尤其是確認了Wakanda國王真的挺喜歡貓--還被反問一句:“那你喜歡鳥嗎?”之後,Sam完全就把對方歸入朋友的範圍,開始熱情地對T'challa介紹美國的文化。

從兩天前的好萊塢強片推薦到現在的歷代流行金曲推薦,Sam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T'challa也挺感興趣,畢竟之前可從來沒人跟他說過這些。國王是個好聽眾,安靜專心地傾聽,偶爾對偶興趣的話題發表意見。

又看了一眼說到Marvin Gaye眼神發亮興致高昂的Sam和拿著手機開始搜索影片的T'challa,前冬日戰士恨恨地吞下一大口麥片,不太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心情不好,仔細想想,只不過是兩天沒和Sam鬥嘴打架搶遙控器爭奪Steve最好朋友的位置罷了,沒甚麼大不了的。

用力開解自己之後,Bucky覺得自己可以心平氣和地吃完剩下的牛奶麥片,但是他聽到Sam問T'challa想不想去康尼島的遊樂園看看並且T'challa答應之後,Bucky決定對Sam使用‘用眼神殺死你’技能。

這個技能顯然沒用因為Sam還是和T'challa去了康尼島。

而且沒有給Bucky帶禮物回來。

~~~~~~~~~~

Grumpy其實很喜歡Redwing踩在背上啄他的耳朵,也喜歡偶爾Redwing叼到面前與他分享的獵物,雖然跨越物種但是他覺得自己是Redwing最好的朋友,只有他才能忍受這隻煩人的獵隼。

Redwing也喜歡Grumpy,在獵隼看來如果他不罩著孤僻的臭臉貓那Grumpy可能除了Captain之外一輩子都不會有其他朋友,雖然貓兒似乎不在意但是有朋友總是比孤獨一生好吧。

~~~

“哎呀,一早就窩在一起啊。“Sam一邊把平底鍋裡的荷包蛋鏟進盤子裡一邊看了一眼又開始日常啄耳朵遊戲的貓和鳥。

“當然,”Bucky大爺似地坐在桌邊等著上菜,“他們是朋友啊,就像我們。”

Sam翻著白眼把盛著早餐的盤子放在Bucky面前,又放上餐具和咖啡杯,一邊到咖啡一邊吐槽,“就現在的狀況我覺得對你而言我不是朋友。”

“會特別幫我做早餐的只有媽媽和情人”Bucky的最後幾個字咬在嘴裡,含混不清。

“首先我要說這不是特別幫你做的早餐,我也做了Steve和Nat和其他人的,還有我真的不想當你媽媽。”Sam覺得自己的白眼已經翻到後腦勺了。

“我也不想要你當我媽媽,我是想.........”

“想怎樣啊?”Sam (黑人問號. jpg)

“不想怎樣啦!”Bucky (惱羞成怒. jpg)

THE END

评论(3)
热度(30)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