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TDK x LHF】片段- 2 (Bruce/Ben)

可以接在我之前寫的這篇後面,由於某個原因讓我超級想吃韋恩少爺和總統的甜文所以就寫了,甜,短,沒有邏輯。 @manguinette 

還有仔細想想我這是在推廣邪教啊 ∑(ι´Дン)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統先生實在是沒有料到會在副總統舉辦的私人宴會上被人摀著嘴拉進一間隱蔽的休息室,一瞬間他在心理考慮了所有的可能,或許是有人混在服務生裡躲過安檢,也可能是有哪個立場極端的政治團體。

對方的手勁很大但是相當穩定,他沒有掙扎,一個固定鍛鍊但是大半時間坐在辦公室裡的政客完全沒有可能徒手擊敗訓練有素的歹徒,Benjamin覺得與其徒勞無功地掙扎然後被打個半死還不如大家冷靜地坐下來談談,這是以他本人當總統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經驗所做的總結。

門鎖扣上的聲音傳來之後對方就鬆開了手,Ben沒有馬上轉頭,他有些緊繃,但是平靜的語調中沒有洩漏出一分情緒:“不管你想要甚麼,我們都可以坐下談談。”

一陣沉默之後,總統身後的人爆笑了起來,帶著止不住的笑意回應:”甚麼都可以?這可是你說的。”

猛地回頭,站在眼前的人穿著剪裁合身的深灰色三件式西裝,黑髮上了髮膠梳得一絲不苟,深棕色的眼睛因為笑容微微瞇起。

“該死,我的心跳差點停止了你知道嗎!他媽的這麼多年了你走路還是一點聲音都不出。”繃緊的神經驀地放鬆,總統往後跌坐到寬敞的沙發上,他抬起頭看著許久不見的朋友,對著他招招手,“在你跟我解釋為什麼要這麼幹之前,Bruce,好久不見。”

Bruce Wayne順從地靠近Benjamin,彎下身子讓總統把他帶進一個緊緊地擁抱。“好久不見,總統先生。”

好一會兒之後,Benjamin鬆開手,拍拍身邊的位子,“坐下,現在告訴我你到底是搞甚麼鬼。”

“我想看看我捐錢修繕的白宮蓋得怎麼樣,所以就來華盛頓。”

“然後?”

“我想你了,正好Allen給我發了邀請函。”

“該死,我就知道那個老傢伙硬要我來參加今天的晚宴有甚麼問題。”Benjamin低咒了一句,隨後問起身邊的人:“他給你行方便了?我都不知道他家裡有這麼多空房間。”

非常不優雅地做了個鬼臉,Bruce答道:“當然,你知道為了賄賂他我送了多少雪茄和咖啡豆給他嗎?那些東西加起來說不定可以買輛便宜一點的車子了。”

“你最好祈禱這兒沒有竊聽器,我可不希望有媒體或是敵對政黨爆料副總統收賄的消息。”當然Benjamin知道這不太可能發生,Bruce雖然平常一副花花公子的態度,對甚麼都漫不經心,但是做為少數知道他雙重性格的人,總統先生完全不懷疑他已經事先把整個副總統宅邸都翻了一遍以確保安全。再說了,Allen Trambull那隻老狐狸謹慎得很,想抓他的小辮子指不定還被倒打一耙。

Bruce坐沒坐相地歪了一下身子,完全不在意昂貴的西裝會被壓出皺褶,就這麼倒在總統膝上。他調整了一下姿勢,枕著Benjamin的腿,抬起手撥弄對方梳理得整整齊齊的金髮。

“比起竊聽器,要躲過你那隻地獄犬才是最難的事。”執起總統先生的手輕輕在無名指關節落下一吻,“Allen會幫我絆住地獄犬一陣子,在被他抓到之前我們還有時間放鬆地聊聊天。”

Benjamin翻個白眼,看樣子能購買一輛車的咖啡豆和雪茄換來的售後服務挺不錯。

“喔?從哪裡開始聊?”

“從去年我送給康納的聖誕禮物開始如何。”

~~~~~~~~~~

總統從宴會上消失了三分鐘後Mike就開始不安了起來,他站在門邊四處張望都沒見到總統先生的蹤影,這不是件好事。

“年輕人,別那麼緊張。”彷彿會讀心術的副總統走近Mike,拍了拍他的肩膀。“Ben有個很久不見的老朋友想跟他聊聊,我讓他們去找個安靜的地方。”

“Allen,這樣不合規定......”Mike按捺著不悅和副總統對話。

“放心吧,在我家舉行的私人宴會還會有甚麼問題,如果我想當總統Ben早八百年就回家吃自己了。”副總統聳聳肩,一臉沒甚麼大不了的表情泯了口香檳。

“............請您別開這種玩笑,我會當真的。”

END

评论(9)
热度(14)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