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TDK x LHF】片段- 3 (Bruce/Ben; Mike/Harvey)

自從入了邪教(?)之前沒寫完的和預定好要寫的通通被我忘到腦後去了哈哈哈哈,而且我默默的發現順便還能穿插Mike/Harvey,簡直是雙重邪教(跪)。還是一樣甜,短,沒有邏輯,私設定如山,然後其實有個蠻大漏洞就是如果有人跟總統長非常像,出於安全因素白宮特勤和所有的其他探員都一定會知道,請各位當作沒有這個bug吧反正bug也不只一個(被打)。   @manguinette 

片段-1

片段-2

Benjamin看著出現在行政官邸客廳的不速之客,用盡力氣也沒辦法忍住不翻白眼。

誰能告訴他在漫長的一周之後,他不過是想在周六的晚上癱在沙發上喝點小酒配個兩集行屍走肉然後滿足地去睡覺,但是一打開門竟然看到Bruce Wayne穿著居家服坐在屬於他的沙發上。沙發前的咖啡桌上擺了幾罐啤酒和幾樣看起來就很美味的下酒零食,電視上播放著一部看起來有點詭異的科幻片,科學怪人在和石像怪打架?整個場景簡直有些魔幻,讓Benjamin懷疑自己是不是打開了通往異次元通道的門。

側邊的單人沙發上坐著一個帶著眼鏡的老人,老花眼鏡架在鼻梁上正在讀食譜。Benjamin一看到他立刻就忽略了Bruce Wayne走到老人身邊給了他一個輕輕地擁抱,“喔我真想你,Alfred。”

“好久不見了,總統先生。”Wayne家的老管家站起身,輕輕拍了拍Benjamin的背。

“拜託叫我Ben,現在是私人時間而我一點也不想當總統了。”

Benjamin還想要多說些什麼,Bruce已經不甘寂寞地叫道:“你為什麼不理我?”

又翻了個白眼,Benjamin用一種悄悄話的語氣詢問眼前的老人:“他還正常?最近巡邏的時候撞到頭了?”但是音量正好能讓Bruce聽到。

Alfred用一樣的語氣一樣的聲調回應,“或許是,但他不願意告訴我。”語尾掩不住的笑聲被一邊傳來的大聲假咳蓋了過去。老管家笑了笑,推了總統一下,示意他把注意力放到Bruce身上,然後坐下繼續翻閱手中的食譜。

“我就不能偶爾給你個驚喜嗎?”聲音裡帶著刻意的委屈,花花公子想要撒嬌簡直手到擒來。

見多識廣的總統先生一點都不買帳,他雙手插腰站在咖啡桌前,“驚嚇的成分比較多,你是怎麼進到行政官邸來的?”

“我想Alfred親手做的下酒菜應該能撫平你受驚嚇的心靈,”Bruce拍拍身邊的位子,“副總統給我簽了許可,雖然你的白宮特勤們非常不高興,但是Alfred的廚藝足以讓副總統破例。”

“兩屆任期快結束Allen現在倒是完全不考慮難聽的緋聞對我有甚麼影響了,”Benjamin搖著頭走向沙發坐下,定定看著對方的眼睛,語氣嚴肅地詢問,“還有你簡直被寵壞了,傷在哪裡?”

“什麼?”

“別裝蒜,Bruce,你不去巡邏的原因除了這還有甚麼。”總統語氣強硬,擺明了要是對方不從實招來他就要親自動手檢查。

“不嚴重......”

Alfred不待Bruce說完就接口,“不嚴重,只是斷了兩根肋骨還有脛骨裂傷,外加背上兩道傷口逢了五十多針。”冷靜的語調反而讓人覺得這個老人真是被傷透了心。

“無論如何Alfred這幾天都不讓我出門巡邏,所以我想剛好可以來給你個驚喜。”Bruce有些心虛地說道,眼神左飄又飄就是不敢和另外兩人的視線對上。

Benjamin嘆了口氣,轉向老管家:“辛苦你了,Alfred,謝謝你制止他任性的行為。”Alfred點點頭,沒再說話。

“你知道,”Benjamin猶豫了一下,伸手握住Bruce的手,幾經思考之後緩緩開口,“Maggie之後,我經不起再參加一次這種喪禮了,雖然這麼說很自私,但是我希望我的喪禮上你能出席。”

Bruce反握住Ben的手,“這可真的是挺自私的,我倒是希望我們兩個可以舉辦同一場喪禮呢。”

“這樣更好,希望你記得。”Benjamin加重手上的力道,努力讓語氣輕鬆些,“好啦,現在讓我享受你帶來的驚喜吧,我要看行屍走肉。”

“不,”Bruce也沒有放開手,他稍稍用力把Ben拉近一些,兩人肩靠著肩坐在一起,“我要看這部電影,這個科學怪人長得可像你了,不過個性比較像Harvey。”

螢幕上科學怪人正在大殺四方。

“說到這個,”Benjamin突然想起了甚麼似地開口,“Harvey現在也在華盛頓呢,他來參加一個研討會,還要待兩天才會回高譚。你多待兩天,到時候順便帶他一起回去。”

~~~~~~~~~~

Mike Banning今天滿心不悅地摸過Bruce Wayne帶來的所有行李,確定沒問題之後才不甘不願地放對方進入總統行政官邸,雖然那位管家塞給他的肉餡餅非常好吃,但沒有好吃到能讓他忽視安全漏洞的地步,大約是仗著總統任期即將屆滿,副總統先生行事寬鬆了許多,這讓國安局的官員多多少少有些抱怨。

交班之後回家的路上Mike依舊滿心不悅,低著頭猛往前走,直到他撞上一個人,被撞到的人身子歪了一下差點摔倒,他趕忙伸手扶住對方,嘴裡不停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看路,都是我不好!”

“不,我也沒注意,抱歉。”對方站穩之後抬起頭對著Mike笑了一下。

Mike覺得自己一定是見鬼了,“喔老天啊!我一定是出現幻覺了,你長得......”

“和Asher總統很像對吧?”金髮男人笑著接過他沒說完的話。

仔細看看,眼前的人年輕許多,頭髮是更淺的沙金色,隨意地梳成西裝頭,“你們是失散的兄弟嗎?”

“我們沒失散,也不是親兄弟,只是表親,不過大家都說我們兩個長的很像。你好,我是Harvey Dent,高譚市主任檢察官。”

“啊,抱歉,你好,我是Mike Banning,白宮保安特勤,撞到你真的非常抱歉,我今天遇到了一些鳥事。”

“沒關係的,啊,既然你是白宮特勤,應該很熟這附近吧?”

Mike點點頭,有些疑惑地看著表情略為羞窘的Harvey。

“那個,我是來參加研討會的,但是在找飯店的時候有點迷路,可以麻煩你幫我帶路嗎?文華東方酒店。“

“當然,離這兒不遠,我可以帶你走過去。”Mike想了一下酒店位置,很快地答應對方的請求。

“太感謝你了,Mike。”Harvey對著Mike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燦爛笑容,“我不太有方向感,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一瞬間,那金髮藍眼簡直閃瞎了Mike的眼睛。

END

评论(19)
热度(13)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