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TDK x LHF】片段- 4 (Mike/Harvey)

這段主要是Mike的苦惱(?),依舊是邪教,無腦甜文。糟糕我書還沒念完可是好想繼續寫啊啊啊啊啊,我沒打算寫那麼多的但是 @manguinette  @螭梦 兩位太太的回應中冒出超多梗,而且竟然還看到第三集的消息,我連下兩篇的大綱都列好了怎麼辦......順便,如果第三集Aaron還是演總統我就來寫五千字的PWP!!!!!! 

片段-1     片段-2     片段-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ike抱著女兒輕輕搖晃,但是他的眼神放空,手上機械性地不斷重複動作,一邊看著他的前妻實在是受不了,上前推了他一把然後接過女兒。Mike猛地回過神,發現Leah抱著女兒正在瞪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問:“怎麼了?我做錯甚麼了?”

“Mike,你知道Lynne不是睡著而是被你晃暈了嗎。你今天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心不在焉?”Leah抱著女兒壓低聲音問著。

雖然兩人因為種種原因離婚了,但還是相處的不錯,也共同照顧著小女兒,以Leah的話說,她覺得把Mike當成家人比當成丈夫更好。Mike也覺得這樣不錯,Leah需要一個能夠把她放在第一位的人,而他做不到。

他覺得兩個人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很好,Leah像是個能幹的姊妹,幾乎把他當成甚麼都不懂的中二期熊孩子,動不動就翻白眼大小聲指使他做事,這可是他們還是夫妻的時候從來沒發生過的。同樣,Mike對Leah所有的約會對象嚴加威脅盤問,彷彿是個過度保護的兄弟。

Leah看著Mike一臉欲言又止,翻了個白眼,確定女兒已經睡著之後輕手輕腳地把她放進小床裡蓋好被子,然後安靜地推著Mike離開育兒室。

到了廚房之後,Leah給兩個人都倒了咖啡,然後瞪著Mike:“說吧 。”

“嗯,嗯,”猶豫了一會兒,“我好像......好像對某人一見鍾情了。”Mike遲疑地開口說出這句話。

“去她媽的!”Leah爆出一句粗話,“你這種人也有一見鍾情的可能?”

“你等下得在髒話罐裡放一美元,我們同意了至少Lynne上中學之前都不能說髒話的。”

“管他的,我等下會去放二十元,現在快說,怎麼回事。”

Leah眼裡的八卦讓Mike忍不住背脊發涼,他精簡地敘述了遇到那位高譚市檢察官還給他帶路,然後對方為了感謝他請他在飯店的酒吧裡喝了杯小酒的過程。

“等等,你說的Harvey Dent,是那個跟Asher總統長很像的嗎?”

“他說他們是表親,你知道他?”Mike點點頭。

Leah喝了一口咖啡,“如果你偶爾關注一下政論節目就會知道,當初Dent在競選高譚市檢察官的時候他的身家背景就被全部扒了一遍,而且雖然他在任上的成績相當不錯,還是一直有消息指稱他會當選絕對不是靠實力,而是靠總統先生的裙帶關係。”

突然想到什麼,Leah的臉色凝重了起來,她嚴肅地問道:“Mike,你說實話,你說對Dent一見鍾情不會是因為他跟總統長得很像,你把他當成替代品吧?”

這個問題讓Mike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噴出來,他一邊嗆咳一邊回瞪前妻:“當然不是!我要是喜歡總統先生你覺得我能忍這麼久都沒動作嗎?”

“嗯,說得也是。”Leah完全無法反駁Mike的論點,她的表情緩和了一些,“那你到底是為什麼會對他一見鍾情,特別是他長得很像你朝夕相處的上司。”

Mike抓抓頭髮,“這跟他長得怎樣無關,我也不知道,雖然他跟總統先生很像但是還是不一樣,我們聊了一下,我很贊同他對人的態度和工作理念,而且他笑起來簡直在發光,我差點沒辦法直視他的藍眼睛,至少在我看來總統先生就沒這樣發光過。”

“去他的老天啊,你這是在逼我往髒話罐裡丟更多錢,Mike Banning竟然說出這種像青少年戀愛肥皂劇的台詞!”Leah一臉驚嘆地又給自己倒了杯咖啡。

“我突然覺得找你諮詢我的煩惱完全是個錯誤。”

“媽呀這句話也像是青少年戀愛肥皂劇的台詞,你到底是誰,把Mike Banning弄到哪裡去了!”

~~~~~~

結論是Mike無法從Leah那兒得到實際建議,Leah只是不停嘲笑Mike也有這種為了感情煩惱的時候,然後轉頭就丟下他照顧女兒去了。

實在沒辦法,Mike花了三個晚上瀏覽了無數戀愛交戰守則網頁,得出一個結論,他應該先表達一下想和對方交朋友的意願,送個禮物,然後看看對方的反應如何。

感謝上帝他和Harvey交換了手機號碼。

接下來就是禮物了。

於是,總統先生在早晨慢跑鍛鍊時也見到了Mike欲言又止的模樣,“Mike,你怎麼了?”

“總統先生,我想以朋友的身分問您一個問題。”

“當然,甚麼問題?”Benjamin非常好奇是甚麼事會讓Mike這麼猶豫不決地尋求建議。

“我,那個,我想知道Harvey Dent先生喜歡甚麼東西,他喜歡花嗎?還是香水?咖啡?紅酒?”

“等等,”總統先生停下腳步,轉過身,“你是在問我Harvey的喜好?”

Mike點點頭。

“你怎麼認識他的?”

“呃......兩天前我給他帶了一次路,他請我喝了杯酒。”

“我沒猜錯你這麼問是打算追他了?”總統的表情很不好看。

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Banning還是點頭了。

“你知道,對朋友的手足出手是大忌吧?Harvey可不是我這種老江湖,他可單純了。”

兩人身後負責保安的整隊特勤都恨不得自己當場聾掉,以免捲入這場詭異的家庭倫理劇,並且任何稍微知道高譚市檢察官名聲的人,都在心裡暗自翻白眼,在總統先生眼裡單純的小可愛Dent先生可是在最高法庭可以舌戰群雄偶爾動拳頭無人能敵的大殺器。

“我知道,不過我想您也沒辦法阻止我。”Mike臉上的猶豫不決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欠揍的無賴表情。

此刻總統先生的心情複雜到難以言喻。

END

评论(5)
热度(10)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