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TDK x LHF】片段- 5 (Mike/Harvey; Bruce/Ben)

話說為了這篇我又把黑暗騎士抓出來看了兩遍,然後雖然有小丑但Rachel沒有出場。還是邪教,可能不甜,話說這個好像剛好是 @manguinette 太太之前點的梗,就在這兒啦!話說有興趣的人給點回覆嘛~不然邪教好孤單(被打

片段-1     片段-2     片段-3     片段-4

稍微提一下私設定,總統知道蝙蝠俠的身分但是Harvey和Mike不知道。然後我看了BATMAN; THE DARK KNIGHT RETURNS 發現Mike的招數其實蝙蝠俠用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總統Benjamin Asher卸任不到一個月,Mike Banning就急匆匆地申請了調職,並不是繼續跟隨Asher先生,而是調往高譚市警局重案組,所有人都驚訝於這種自請發配邊疆的行為。

Asher先生無奈地往Wayne大宅打電話,雖然調令一下Bruce就能得到消息,但是他還是事先打個招呼好了。

同時高譚市警局也聽到了風聲,整個重案組都有些雀躍,如果真的能得到Mike Banning,那重案組的同仁們能夠回家吃晚飯的機會可是會大大增加,要知道高譚最近治安情況實在是很糟,加上各方面的政治角力,重案組每天都在加班。

Ramirez警探有些疑惑,她不太清楚Mike Banning的名聲,老練的Wuertz警探告訴她:“你知道之前華盛頓的地獄犬事件和總統出訪倫敦時遇到的攻擊吧,通通都是這位一個人搞定的。”

“一個人!”Ramirez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當然外交手段那些通通不算,但是他兩度單槍匹馬把總統從極度危險的狀態救出來,地獄犬可真是名不虛傳。”

“可憑他的本事,怎麼說都不該到高譚市警局來啊。”

Gordon走到Wuertz身邊,捧著咖啡杯加入談話:“聽說是他自己請調過來的。”

“為什麼?”Ramirez問出重案組所有人的心聲,大家都豎起耳朵等著Gordon的答案。

警長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緩緩地開口:“我是聽Weyne企業的Fox說的,他說是Bruce Wayne親口告訴他,Bruce Wayne似乎正好和地獄犬先生的上司總統先生關係很鐵。”

眾人同時吸了一口氣點點頭,Gordon壓低聲音:“Banning在追Dent檢察官,差臨門一腳檢察官就要點頭了。”

“哦哦哦哦哦!”

~~~~~~~~~~

Mike看到Harvey在記者會上一臉決然的說出I am the Batman之後就知道事情要糟,他實在不懂,先不論身高體型,高譚那些笨蛋真的看不出來蝙蝠俠的下巴並沒有Harvey那被天使親吻過的痕跡嗎?

Harvey這樣做完全就是把炮火吸引到自己身上,高譚從來就不缺惡棍瘋子和罪犯,他簡直就是嫌自己命太長。Mike一邊咒罵一邊直闖國安局辦公室威脅人事處的人員,以最快的速度拿到調令,接著緊趕慢趕直奔高譚市。

但是老天就是這麼會作弄人,在他報到的當天高譚就遇到大事,Dent檢察官被一個瘋狂的罪犯綁走了下落不明,蝙蝠俠正在審訊。

當Mike衝到審訊室時正好看到蝙蝠俠和一個滿臉油彩一看就是瘋子的人,旁邊的警探告訴他那是高譚最有名的瘋狂罪犯小丑,蝙蝠俠揍了那人一拳,問他Dent在哪兒,但是那個瘋子並不回答反而扯了一大堆關於怪胎與社會觀感的話。

知道越快從那個傢伙嘴裡敲出Harvey的下落越能保證他的安全,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Mike Banning推開審訊室厚重的鐵門,直接從背後勒住小丑的頸子,順勢把他整個拖到長桌上,然後猛地揍了他的肚子一拳,蝙蝠俠都被他這個動作嚇了一跳。

Mike抬頭看了蝙蝠俠一眼,露出一個不太友善的笑容,“麻煩你,去把門堵上,我不希望有人打擾。”然後就從皮帶扣中抽出一隻短小但是明顯鋒利的小刀,他直直把刀插進小丑掌心,“他在哪兒?”

小丑明顯沒料到會有這樣的神展開,愣了一會兒才又開始笑:“別心急啊,新來的,蠻力可威脅不了我......”

話還沒說完Mike的刀已經刺進他的肩膀,並且狠狠扭轉了一圈,“他在哪兒?”

蝙蝠俠此時用椅子堵上審訊室的門,好整以暇地站在旁邊看著。審訊室外高譚市的探員警官都被Mike這種一言不合就上刀子的審訊風格嚇住,根本也沒人試圖進去阻止。

“我會告訴你他在哪兒,只是要讓蝙蝠俠.....”

“他媽的現在就告訴我Dent在哪兒!”Mike實在是受不了這個聒噪的瘋子,拔出小刀就往對方右眼刺。

“我說就是了!”小丑也被這種審訊風格嚇住,蝙蝠俠雖然會打人但可從沒亮刀子過,這種時候保命第一,這傢伙明顯比蝙蝠俠還瘋,“在Boulevard街52號。”

Mike聽到Harvey的下落並沒有立刻起身,而是在小丑的另一邊肩膀上也捅了一刀,接著才沖出審訊室抓了一個探員命令對方開車帶路。

完全無用武之地蝙蝠俠則是默默走到小丑身邊提著他的領子讓他起身,然後給他上銬,“你如果老實一點就不用流這麼多血了。”

“媽的你們那兒弄來這種瘋子!”小丑掙扎著靠牆坐好,舉起手看著被開個洞的手掌。

蝙蝠俠在面具下翻白眼,能被小丑這種人稱作瘋子的已經瘋到進入到下一個境界了,“地獄犬應該聽過吧,就是他。”

“老天!為什麼要把地獄犬弄到高譚來!”

Mike Banning應該沒想過他的名聲在罪犯界是可以用來止小兒夜啼的。

~~~~~~~~~~

Benjamin打開病房門時,Mike正坐在床邊看著Harvey發呆。

檢察官的傷勢不輕,Mike趕到囚禁Harvey的地點時火勢剛蔓延開,手腳都被反綁的Harvey掙扎時摔倒無法起身,只能由著火舌逼近。Mike看到Harvey時他已經被濃煙嗆暈,手腳和臉上都有灼傷。但是送醫即時,也得到適當的治療,醫生說他恢復良好,只要清醒過來就沒問題了,之後需要休養一陣子。

Mike在看到老長官時跳了起來行禮,Benjamin對他笑笑,然後向站在房門外的Bruce擺擺手,示意他在外頭等,對方點點頭,輕輕關上房門。

Benjamin坐到病床邊的椅子上,帶著懷念的神色一邊擺弄手機一邊說道:“你知道嗎,Harv小時候非常可愛,總是笑瞇瞇的爬到我腿上要我陪他玩,”說著,Benjamin把手機轉向Mike,螢幕上是一張翻拍的老照片,當時前總統先生大約十七八歲,抱著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讓他坐在肩上,兩人一同看著鏡頭,一大一小兩對藍眼睛和上揚弧度一致的笑容讓Mike忍不住跟著微笑起來。

“他八歲那時候我就知道他以後一定是個法律工作者,你見過那麼小的孩子把六法全書成休閒讀物的嗎?”在Mike打算再仔細看照片時,Benjamin收回手機,說話的語氣嚴肅了幾分:“我沒想到的是,Harv竟然被一隻地獄犬看上而且還打算叼進嘴裡!”

此時前總統打量Mike的眼神完全就是丈人看女婿,讓Mike忍不住背脊發寒,他在白宮擔任特勤的時候從來沒想到總統先生會用這種犀利的目光看自己。

“我是認真的,總統先生......”Mike開口打算表達自己的誠意,但是Benjamin舉起一隻手示意他停下。

“高譚是個危險的地方,雖然有個蝙蝠俠,但不夠。Harv的工作注定他會受到來自各方的炮火攻擊,他需要一個能夠保護他的人,包含實際意義上的保護和感情方面的寄託,他太認真又太執著,某種程度來說你和他挺像,都像是咬住了就不放的狗,只不過你是地獄犬,他頂了天只能是隻黃金獵犬。”

前總統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一會兒之後才繼續,“Mike Bannng,你在過去八年保護我度過各種大大小小的危機,我相信你有能力保護Harv,並且和他一起守護高譚市。”

“是的,長官。”Mike站直了身子,正色回答前總統的話。

“我不希望看到他再有這麼重傷躺在病床上的時候,你明白嗎?”

“是的,長官。”

“那麼,我把他交給你。”前總統站起身,走向Mike拍拍他肩膀,彷彿把甚麼責任交道他的肩上,接著離開病房走向等在外頭的黑髮男人。

Mike走近病床,彎下身看了Harvey一陣子,輕輕碰觸他覆蓋著紗布的側臉。

“我會成為保護你的地獄犬。”

“嗯...”檢察官虛弱的聲音突然傳來,Mike抬眼見到Harvey微微張開的眼睛,驚喜地按鈴通知醫生和護理人員。就在他打算轉身開門叫喚守在門外的Benjamin時,他聽到病床上檢察官帶著倦意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聽起來不錯,我小時候超想養狗的。”

“那麼你可以實現願望,”Mike握住Harvey的手,笑著對他說。“我們以後可以養幾隻狗。前總統先生剛剛把你交給我了,你知道,我咬住獵物就不會放開的。”

“咳,那我勉為其難跟你一起吧。”Harvey眨眨眼睛,有些吃力地回握Mike的手。“反正也不打算讓你放開我。”

END

加映場

“為什麼你要住我家?”

“看到你那個記者會之後我一拿到人事調令就直奔高譚,一報到就去痛扁那個綁走你的瘋子一頓,然後就抱著你來醫院了,你覺得我有時間考慮住那兒的問題嗎?”

“............好吧。”

评论(8)
热度(15)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