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LHF,AU】樹_後記 (很短篇,腦洞)

小言風結局(等等,抱歉不是宮崎駿風😂
________________

自稱是樹的男人似乎對Mike帳篷中的小東西相當有興趣,從小型手電筒到定位儀器,手提電腦等科技產物,彷彿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

“你的名字為什麼叫Benjamin?”又一次,當金髮的男人出現在他的帳篷裡時翻動散亂的筆記時,Mike忍不住發問。

“以前,很久以前來的,有一個像你們一樣外來的人,是這麼稱呼我的。”男人抬頭看向Mike,“他看到我的時候也很驚訝,不過那時候我沒有名字,那個人說我是Ficus benjamina,所以他一直叫我Benjamin。”

Mike想那大概是百來年前初次到這個地區的植物調查隊員,不過可真是沒創意的取名方式,照這個邏輯,如果是棵雀榕那名字豈不是會是“Super”。【雀榕學名Ficus superba】

“國王”告訴他許多從前的事,幾百年前的植物學家,附近森林的生物等等。

調查隊轉移駐紮點的前一晚,“國王”給了Mike一片葉子,帶著不規則的金黃色波紋邊緣,讓他做紀念。

“會帶給你好運的。”這是“國王”對Mike說的最後一句話。

六個月其實過得很快,雖然Mike還是每天詛咒該死的熱帶氣候,但是整個植物調查的結果算是收獲不小,成員們發現了幾個疑似新品種的蘭花,只等著回國後進一步鑑定。

只不Mike過有些遺憾,回國之前他沒能跟荒廢寺院前那棵巨大的垂榕道別。

那片帶著金色波紋的榕樹葉被仔細地保存了下來,壓在Mike隨身的記事本中。

他開始考慮或許該養棵垂榕盆栽。

在同事的建議下Mike來到植物園的熱帶溫室,這兒偶爾會有贈送多餘的樹苗給民眾。他在溫室中逛了逛,目光被立刻被一棵垂榕吸引,那棵垂榕的葉子全都帶著金黃色波紋。

“這是垂榕的栽培種,叫Golden King。”

突然,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Mike猛地回過頭。

是個穿著工作服和雨鞋的男人,蓬亂的金髮,藍眼睛,燦爛的笑容,簡直和“國王”一模一樣的長相讓Mike覺得自己又在做夢了。

“你好,我是Ben Asher,熱帶植物園的負責人。你是Mike Benning對吧?我聽過你的大名。”男人笑著伸出手。

Mike愣愣地和對方握了手,“我的...大名?”

“上次在國際學會狠狠罵了研究造假的那幾篇文章的事,你可真是有膽量啊!話說回來,你的專長不是溫帶草花嗎?怎麼跑到熱帶溫室來了?”

Mike盯著對方看了一會兒,覺得這一定是“國王”帶來的好運,“我想......養棵垂榕的盆栽,最好是這個Golden King。”

________________

真的完了。

评论(9)
热度(6)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