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皇冠

大概文和無授權翻譯都擺這兒,悲慘的冷CP體質,Clex,OHF/LHF,冬獵冬

【無授權翻譯】 i close my eyes until i see (獵冬獵)-1

大概分兩三次翻完這篇,我個人真的覺得這篇超級可愛!!!!!! @无头核桃仁 

然後我最近看了一篇(叉骨/獵鷹+盾冬),非常奇妙的cp但我竟然就陷進去了

篇名:i close my eyes until i see (i don't need hands to touch me)

原作:notcaycepollard

原文網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02323

大意:

大概以每個月左右的頻率,有個想法會反覆出現並貫穿Sam的腦海。

這就是你現在的生活。

這就是為什麼,他悽慘地想著,這超級典型地表現在,當他們在調查Rockaway海灘某些市民提及的怪事,Sam只是移開了視線一分鐘,當他再次看回來,Bucky已經是隻有著觸手的海怪了。

“呃,”Sam說著,“老兄,你啊。”

Bucky - 那還是Bucky,老天爺啊 - 揮了揮觸手。

~~~~~~~~~~~~~~~~~~~~~~~~~~~~~~~~~~~`

大概以每個月左右的頻率,有個想法會反覆出現並貫穿Sam的腦海。

這就是你現在的生活。

恭喜你了,Sam,你被命運選中去幫助一個九十五歲的戰爭英雄抵抗納粹和他被洗腦的鐵手臂眼神超殺童年好友。這就是你現在的生活。還沒完,中央公園的機器蜜蜂,來自致力於實現瑪雅啟示錄的分裂集團可怕但最終毫無意義的威脅,新澤西州的巨型心靈感應鴿子。這就是你現在的生活。

愛上一個鐵手臂眼神超殺的男人,這不是不可避免的,但顯然這就是他近來的生活,而Bucky其實在很多事上都挺在行,包括做真的很不錯的鬆餅和親吻Sam耳後的方式。總的來說,Sam對這些預期之外的發展接受得挺好。

這就是為什麼,他悽慘地想著,這超級典型地表現在,當他們在調查Rockaway海灘某些市民通報的怪事,Sam只是移開了視線一分鐘,當他再次看回來,Bucky已經是隻有著觸手的海怪了。

“呃,”Sam說著,“老兄,你啊。”

Bucky - 那還是Bucky,老天爺啊 - 揮了揮觸手。

“甚麼,”Sam像個傻子一樣開口。“甚麼。”Bucky大概是肩膀的部位聳動了一下,明確地表示出‵夥計,別他媽問我。′的動作。一隻觸手還幫腔似地指了指他腳下被劃出痕跡的沙地。Sam嘆氣了。

“嘿,大夥兒,”他透過通訊器說道,“我們,呃,我們遇到問題了。那,確切的,我們收到的通報是什麼,請再說一次?”

(海怪,打電話的人是這麼說的,認真的,海怪,是有人想要亂搞還是真的有海怪走到碼頭上。Sam,真的,真的我希望只是有人想惡作劇亂搞。)

“我是說,”Sam在Steve和Nat到達時說,“這是阿斯嘉德的鬼問題,對吧?這最好是。”

“看來沒錯,”Steve同意道,抬眼看了看天空。“Thor?兄弟?現在是你加入我們最好的時機。”他們等了幾分鐘。Sam斜眼看了看Bucky,Bucky也斜眼看著Sam。

那種綠色真的不適合他,Sam黯黯地想著,並且祈禱Thor能夠搞定這個狀況。

“Ægir,” Thor一到達就說了這個詞,“我的朋友們,這無庸置疑是Ægir。當然還有我的蠢弟弟。” 

“當然,”Sam附和著。“你的弟弟,你知道,我基本上都沒有想到第二人選。”Natasha忍住一聲笑,挪了挪站姿。這是早秋但海灘邊上依舊很溫暖,Sam的裝備和翅膀下已經被汗浸透了。他們本來計畫著今天要北邊去一趟的,Sam有點難過。他和Bucky會待在一個可愛的小木屋裡,還要逛釀酒廠,還能摘蘋果。

這就是你現在的生活,他想著,又嘆了口氣。

“所以,呃,誰是Eyegeer,”Steve發問,而Thor眨了眨眼,就像Steve的錯誤發音真的給他帶來實際的痛苦。

“Ægir是個海巨人,”他解釋道。“億萬年前Loki殺死了他的僕人 Fimafeng。而顯然他打算用魔法創造些替代品,或許是一支軍隊。走進符文線的任何人都會變成海怪。”

“很好,”Sam說,“那個,那真的很好,Bucku變成某種海怪只因為你那個弟弟永沒辦法不當個混蛋。”Bucky拍了拍Sam的手臂,他的觸手帶著讓人不悅的潮溼感。看完一連串複雜的姿勢變化,Sam皺起眉頭。“拜託,”他說著,“你知道我超不會猜謎的,”然後Bucky更誇張地重複了一遍所有動作。“你會維持這個樣子嗎?”他猜測,然後Bucky猛力地開始點頭。“他會保持這個狀態嗎?”他最好不會一直維持這樣。

“我可以修正這個,”Thor信心滿滿地回應。“但他得待在水裡直到我成功為止,不然如果以這個型態乾掉的話會受傷的。”

“我們會去弄個帶鍊條的吊籃來,”Steve說著,立馬就準備行動,彷彿Bucky是條擱淺的鯨魚,而不是能夠行動自如獨立活動的個體。Sam為此翻了個白眼。

“或是我們可以回家然後他能坐在淋浴間裡,”他建議著,Steve立刻就洩了氣。

“對,”他說,“好吧,那大概是個更好的辦法。”

“我去把車開過來,”Nat開口。“Barnes,不准滴任何液體在我的汽車內裝上。”Bucky用帶著吸盤的觸手做了個猥褻的動作,讓她笑出聲。Sam看Steve,又看回Bucky。

“這是我的生活,”他嘆息。“這怎麼會是我的生活呢。”

bUCKY悽慘地揮了揮觸手表示同意,Steve看起來不知道該哭該笑還是該拍個五百張照片好在事後大肆嘲笑一番。或許以上皆是。

“我是說,難道只有我注意到嗎,”Sam在擠進SUV車後座時大聲說著,他身邊是個手多到打結的傢伙,他們加起來大概有十隻手,觸手,操他的。Sam根本沒有特別對著誰開口,只是發表他的觀察。“難道只有我注意到,為什麼那隻手臂!為什麼?”這個魔法-詛咒?- 轉變了所有東西,為什麼只有那隻手臂還是個象徵性的特徵。這魔法是有甚麼神奇的基本邏輯存在嗎。為什麼啊啊?

Bucky好奇地用別的觸手戳了戳那隻金屬觸手,還輕輕揮動了一下。那他媽的還有顆星星在上面呢。

這就是你現在在在在在的生活,Sam聽到風聲裡輕柔地傳來這句話。

........tbc

评论(9)
热度(14)

© 豆子皇冠 | Powered by LOFTER